抗"疫"的医者夫妻:一起并肩战斗
来源:抗"疫"的医者夫妻:一起并肩战斗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7:30:50


向新冠肺炎逝者家属收取费用,也同样存在麻烦和风险。马尔默讲述了向一名丈夫死于新冠肺炎的女性收取费用的经历,按照规定,这名女性应该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,但因为需要安葬家人,她不得不来到殡仪馆。“她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桌子的那头,我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另一头。我希望她开一张支票给我,结果她摸出了现金数给我。”他说道。

在此期间,欧洲也犯下错误,乃至出现了“群体免疫”说法,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没什么了不起,忍耐过去就可以了。

确认身份无误后,马尔默和同事便将装着尸体的袋子搬运进车厢,随后出发前往殡仪馆。抵达殡仪馆后,一个隐藏在地板上的气动升降机将遗体运到了地下室。在这里,马尔默将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,为葬礼做好准备。

他表示,未来一两周的情况可能会继续恶化,并且一直持续到五月。德布拉西奥表示,目前纽约市内共有20000张床位,市政府可能会将所有现有床位全部改造成加护病房,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大爆发。3月29日下午,第二届新冠肺炎多学科论坛举办,李兰娟、张文宏、葛均波等与会专家围绕全球各国抗疫策略、重症新冠肺炎诊治进展、中国经验对全球抗疫启示、COVID-19疫苗前景展望等话题展开探讨。

与此同时,马尔默已经将轮床从车厢里推了出来,另一名同事则戴上了一个口罩、两副手套,再套上一件塑料防护服。通常,殡仪馆工作人员并不需要做这么多的预防措施。但在这些天,他们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的个人防护装备,因为当他们转移遗体时,面临被感染的巨大风险。

对新冠肺炎逝者家属而言,这是一个让人痛心的特殊时期,由于密切接触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,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参加葬礼。而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感染风险,不愿出近距离接触感染病毒的遗体(即使防腐液可以杀死病毒),还有人甚至害怕出现在任何有人的地方。

一些相关从业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感染源未知。马尔默说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他是一名丧葬承办人,那家伙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。”

“人们不能悼念自己死去的亲朋好友,这个场景太令人心碎了,也很可悲,”马尔默公司里的一名丧葬承办人奇斯曼说,“每个人现在都在等待,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。他们不敢出门。他们的亲人离世了,而现在他们却不想和自己的亲人待在一个房间里。”

德布拉西奥承认,纽约市在早期未能得到充分检测,因此虽然确诊患者已经超过3万8千人,但由于社区传播早已开始,再加上轻症患者依然达不到检测标准,因此纽约市新冠肺炎感染实际人数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。

有预测模型称,或将有10-2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。截图据央视网